当前时间:

河南一考生高考考砸后乱填志愿 专项计划断档低分捡漏上北大

河南一考生,高考成绩不理想,于是填报志愿时乱填,没想到北京大学在河南的专项招生计划报名考生断档,得以捡漏,低分上了北大。

据了解,2019年北京大学在河南省的国家专项计划定向招生名额有8个,结果却出现报名断档情况,只有8名考生上了一本线。其中一名考生考砸了,只有536分,已经对填报志愿不抱有希望,准备复读,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按照自己的梦想填报了国家专项第一志愿北京大学、第二志愿清华大学……因为该名考生知道自己的成绩,在拥有百万考生的河南省,连211高校都无法进入,因此填报志愿时乱填,结果却让他成为断档后的幸运儿。河南省招生办直接把他梦幻般的高考志愿变成了现实,把他的报考档案直接划拨给了北京大学。同样幸运的,那就是第七名,只考了542分。

北京大学出于对考生自身的考虑以该名考生分数太低,可能不能适应北京大学高强度的学习压力而对这两名考生退档,因为北京大学面对全国的定向招生情况来看,全国各地的定向招考生源高考分数线仅仅比北京大学的正常分数线低10~20分左右,然而河南生招生办却把一名低了130分以上的考生划拨给北京大学,因此面对河南省招生办三次反复的交涉,北京大学还是婉然拒绝。

河南省招生办为了不浪费这个宝贵的北京大学名额,申明这名河南省考生素质很高,不会出现北京大学担心的入校后经受不住学习压力而退学的事情。面对河南省招生办的行为以及不断发酵的网络舆论,让北京大学陷入被动。

出于无奈,近日,北京大学宣布,对这两名退档的考生进行补录。

综合新京报 中国青年报

★教育热评

能捡漏上北大 专项招生计划应更完善

北大退档两名考生于理有亏,申请补录是必须的“纠错”。但是,退档风波引发理性思考:既然有考生以明显偏低的分数“捡漏”上北大,是否表明当前的“国家专项计划”还有可完善之处?

教育公平很重要,但如果规则本身存在瑕疵,看上去对一些特殊案例里的考生公平了,实际可能让其他考生觉得不公平。要想把好事办好,有关部门有必要以退档事件为契机,进一步完善“国家专项计划”等政策,及时打好“制度补丁”。

分数是分配优质教育资源最公平的门槛,“国家专项计划”同样也该有门槛。知名高校的生源是有门槛的,“国家专项计划”可以对特定考生适当照顾,但各高校根据对生源的要求与预期划定政策照顾的最低门槛,并无不可。

“国家专项计划”是面向贫困地区的专项招生计划,是国家促进教育公平的特殊政策,旨在为贫困地区考生开辟特殊通道,让成绩优异的贫寒学子有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做好“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工作,是高校必须执行的“政令”,也是高校示范促进教育公平的义务。北大退档两名考生于理有亏,但也并非没有值得“同情”之处。

对于“国家专项计划”,教育部《关于实施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的通知》等文件规定,专项计划“录取分数原则上不低于招生学校普通类招生所在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这种低门槛的初衷虽好,但在一定程度上让报考国家专项计划变成“敢不敢赌一把”的博弈,一些有争议的招录事件正因此而起。

高考是一种选拔,分数是分配优质教育资源最公平的门槛,“国家专项计划”同样也应该有门槛。知名高校,生源是有门槛的,“国家专项计划”可以对特定考生适当照顾,但各高校根据自己对生源的要求与预期,划定政策照顾的最低门槛并无不可。

此前,北大以“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为由申请退档,被很多网民不理解、不认可。但是,高校里的“同辈压力”客观存在,在北大清华表现得尤为突出。我们不妨心平气和地想一想:北大今年在河南的本科理科一批录取分数线为684分,北大对两位相对低分考生(542分、536分)未来学业压力的担忧,并非完全不可理喻。

其实,同样是推进教育公平的政策,中考招生“指标到校”就做得比较好。比如,广州中考“指标到校”以“近3年提前批公办公费最低录取分数的平均值下降20分”作为指标生录取的最低分数线,北京中考“校额到校”则要求“中考500分以上”才能填报志愿。这样的规定,既关照了弱校考生,又考虑了招录学校的生源素质均衡,总体上更公平。

因此,“国家专项计划”不妨借鉴中考“指标到校”政策,允许高校结合实际划定最低分数要求。

据新华社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打印文章】